当前位置 > 首页 > 诊疗实例

丙肝 | 男性 50多岁

▌ 导语:

我自己做企业,家庭幸福美满。平日虽无暇锻炼身体,但生活方式健康。在国内每年我都会去一家著名的健康体检机构进行全面健康检查,一般半天就能完成全身检查,幸好多数指标都在正常范围,有几个指标稍高但接近标准值。医生也从未指出我应去做什么检查和或是什么治疗,所以一直以来,我的自我感觉良好。






然而,在一次普通的赴美体检中,我意外得知我有严重的肝硬化,原因竟是丙肝病毒感染,而且如果再继续任其发展,几年内就要换肝!之后我立即前往美国著名的肝病中心就诊,从2014年2月开始服用美国FDA最新获批药物。服药期间,在国内307医院接受美国会诊中心的服务,保证用药过程顺利安全,随时可以接受美国医生的用药指导;2014年10月,我再次返美接受复查时,所有指标在治疗结束后连续保持6个月阴性,不仅丙肝被完全治愈,肝硬化得到根本的控制。虽然过程坎坷,却让我认识到自己真实的健康状况,及时找到正确的治疗方法,最后幸运地重获健康;同时,也让我对中美两国的医疗和服务水平有了深刻体会。


多学科会诊咨询----意外收获
2013年8月下旬,我在解放军307医院的肿瘤多学科门诊为家人咨询美国肿瘤多学科会诊时,接诊的李主任针对我的家人实施美国多学科会诊进行了专业、详细的介绍。她询问了我的家族史,为我分析了肿瘤的家族遗传因素,同时还给了我一些生活方式建议。记得当时我随便问了句:您能帮我安排去美国做肿瘤筛查吗?李主任的回答是肯定的!她们的会诊中心与美国顶级癌症中心合作,提供专业的防癌筛查体检。我希望在给家人进行美国会诊的同时,也为自己做个认真全面的癌症筛查。说实话,亲属中确实有几位都曾患癌症,而我对自己的身体也有所担心,一周后我正好去美国出差,也想借此机会做个认真检查,消除自己的顾虑。

当时我就提出了申请,希望在10天后做体检,李主任立刻安排会诊中心与美国医院进行预约。在对我的病史进行了详细询诊后,她告诉我美国医生会根据我的身体状况,为我建议最适合我的体检项目。之后, 赴美体检前的一系列准备工作快速启动。


中美会诊中心服务----贴心周全

大通福克斯美国会诊中心在美国有多家合作医院,我出差地点是纽约,离费城很近,所以会诊中心美国分部的工作人员很贴心地帮我预约到费城附近的一家综合医院,即Lancaster总医院。预约体检日期9月3日和4日,届时会诊中心美国分部工作人员会接待我,并做我的陪同翻译。按照这家医院的惯例,应提前2周预约,一般体检时间是2天左右。在会诊中心的协调运作下,这一步很顺利,不必赘述。


美国医院体检前准备----有条不紊

2013年9月2日下午,处理完美国的公务,美国会诊中心的工作人员如约到纽约接我,之后开车前往美国体检医院所在的城市—风景如画的Lancaster郡,最具代表特色的是居住在那里的阿米什族人,在现代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他们仍然保持着原始的不用电的生活习惯(具体信息可从网上搜索)。美国会诊中心早已为我安排好医院附近的一家酒店,而陈女士就是我这次体检的全程陪同翻译。据悉,陈女士在来美国之前曾经在北京一家三甲医院从事西医内科临床工作过多年,个头不高,身材柔弱,像邻居家的姐姐一样让人感觉很亲切。寒暄之后,陈女士拿出一张这两天的体检日程安排和一份个人健康问卷,一边解释,一边帮我填表。还有一张行程表:9月3日,先去接待处问诊、然后抽血、做影像检查等等。9月4日,进行电子胃镜和肠镜检查等项目的检查。


体检首日-----看似风平浪静
第一站: 登记处

9月3日早上,陈女士陪我按照医院约定的时间8:30,我们提前10分钟来到医院。一进肿瘤中心的大楼,医院为我安排的医学英语翻译A女士就走过来欢迎我们,简短的自我介绍后,告诉我们她会陪同我完成这二天整个体检过程。在门诊登记处, 护士Susan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在询问了一些临床常规问题,内容类似昨天陈医生帮我填写的表格,包括姓名、出生日期、既往史、个人史、过敏史、家族史、预防接种史等后,测量了生命体征,如血压、脉搏、身高、体重、呼吸。在填完一份表格后,还有一份医院介绍和患者的权利&义务说明及知情同意书,陈医生为我做了全面的解释:主要是涉及体检人员隐私等内容的保护。Susan最后将一个手环让我戴在手腕上,上面标注我的名字和出生日期,然后步入下一个站。


第二站: 肿瘤科医生接诊

大约8:45,我们来到了肿瘤科主任Oyer的办公室,因为我申请的是防癌筛查项目,所以由肿瘤专科主持体检。高大瘦瘦的Oyer医生,有一双深邃的眼睛,他的握手非常有力而坚定。接过护士的填表后,问了一些相关问题后,马上开始进行肿瘤专科的体格检查。首先是耳鼻喉检查,皮肤检查、胸腹盆部检查,检查的同时,Oyer医生还在不断的针对检查问一些问题,A在旁边不停的帮我翻译,陈医生根据我的反应适时地帮助解释和回答。有一个专业医生在旁边,心里真是踏实很多。


第三站: 血液检查

10:00左右,到达实验室,在核对信息后开始抽血。检测结果会直接传送到Oyer医生那里,在医生的电脑上就可以看到。这一检查环节和国内区别不大。


第四站: 放射学检查

走出肿瘤中心,我们乘坐摆渡车在11:10到达放射中心大楼。由于我有近20年的吸烟史,Oyer医生帮我首先预约肺部CT检查。在美国,医生使用的是低剂量肺部CT检查。陈医生解释说:一是因为CT检查比胸片更准确,二是低剂量CT检查中接受的放射线少,对人体的危害更小,所以低剂量CT已经广泛用于美国各个医院。之后又去做头颈部/甲状腺/软组织超声,之后是腹部超声:做腹部超声前应禁食8小时,胰岛素依赖型糖尿病患者只能喝清水。超声检查虽然紧锣密鼓,但有条不紊。由于提取预约,无需排队等候,没有国内医院常见的的拥挤,插队和混乱,心情自然不一样。上午的检查终于结束,陈医生和我在医院餐厅简单吃了一些。


第五站: 全科体检

下午12:45,我们按照行程表准时来到成人全科,由Charles Wagner医生为我检查。成人全科在美国是一个独立的科室,主要针对成人。在美国,成人和儿童科室界限分明。有些医院只看成人,不看儿童。而年龄<16岁的患者只能找儿科专科医生看病。全科医生的检查更加仔细和全面,检查内容类似国内住院记录里的体格检查,医生会一步步进行检查,对于不明确的情况还会反复检查,绝不只是口头上问问情况。这项检查用了约半个小时。检查结束后,本以为可以回酒店休息,幸好陈医生及时提醒我还要进行一个教育面谈。

第六站: 教育面谈
根据我本人的情况,Oyer主任为我安排了两位医生进行教育面谈。一位医生讲如何戒烟,另一位医生讲如何注意营养和减肥。戒烟科的医生讲了诸多吸烟的坏处,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吸烟会增加多种癌症的患病风险。营养科的医生看了我的表格,强烈建议我减肥,减肥方法是要少食多餐、合理配伍、多次咀嚼,咀嚼时不计次数直到口中的食物变成液体,他解释说:这样做可以使吃饭的速度减慢。人的大脑中枢神经系统在进食20分钟后才开始有进食意识,等感觉吃饱了的时候,已经进食过量了。针对我的身高和体重,医生建议我的最佳体重维持在65-70kg,并专门为我制定了一套膳食和运动建议。虽然这一个环节看似普通,但国内的医生不曾做如此详细的解释。


第七站: 得到结果,准备次日体检

在回酒店前,我们又回到Oyer主任那里。血液检查的结果已经出来,在医生的电脑上就能看到,上午肝功能指标有两项比较高,AST是72U/L(正常范围是13-40);ALT是128U/L(正常范围是7-52);血常规中的PLT降低至68(正常值为150-450K)。Oyer主任根据我的血检结果,又增加了明天血检项目。明天将进行电子胃镜和肠镜检查,护士拿来了通便药,详细介绍了服用方法,并且让我选择了喜欢的口味,告诉我服用方法:4粒乐可舒,要求回到酒店后2点开始服用。从4点左右开始饮用Miralax和Gatorade混合液,每半个小时喝8盎司(大约相当于30ml),然后需要不停饮水,夜里12点以后不能再食用任何东西。我来来回回跑了十几趟卫生间——。这个经历不好受。


体检次日—晴天霹雳
第一站: 胃镜和肠镜检查

第二天早上大约7点,陈医生带我先去实验室抽血,检测肝炎项目。然后来到医院的消化内镜中心,护士进行又一轮问诊和填表后,内镜科医生Justin Harberson过来给我解释内镜检查操作过程。如在检查过程中发现息肉会直接摘除,将每一个息肉标记并送病理。内镜检查中的器械经严格消毒并进行标记,便于跟踪和随诊。


Harberson医生讲完后,麻醉师过来解释麻醉相关事宜:胃镜和肠镜一起做,整个过程需要45分钟的时间。术后约5-10分钟,患者会清醒过来。术前告知完成后,还需要签署知情同意书(胃镜和肠镜检查各一份),之后胃镜检查正式开始。


我被领进内镜室,先做胃镜,然后是肠镜。听守候在外的陈医生说,两个检查总共进行约40分钟,我被推出来后已经开始有意识,这时,护士嘱咐我喝点东西,翻身活动一下,注意是否有排气(做肠镜需要充气使肠管扩张,便于观察和手术操作)。


第二站: 内镜检查结果
过了一会儿,医生前来对刚刚完成的手术过程进行解释。胃镜提示:1、 食管下段静脉曲张;2、脾轻度肿大;3、胃底和胃体轻度的门脉高压。肠镜提示我有多发息肉,一共18个息肉,在检查过程中都被摘除并送病理,病理结果需要两周左右的时间才能出来。然后,消化内镜医生让我回到本院首诊医生Oyer那里。

第三站: 体检结果解读

回到Oyer医生办公室,昨天的血液、影像和消化内镜检查结果都已经出来。Oyer看了结果后沉默了一会,终于说出一句话: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本次防癌筛查的结果是无肿瘤;坏消息是血液检查显示肝功能严重受损。肝炎检测结果显示丙肝抗体阳性,提示丙型肝炎,腹部超声和胃镜的双重检查确认了肝硬化、门脉高压、脾肿大的诊断。


是什么原因导致肝硬化?


Oyer医生继续分析:由于我已戒酒多年,酒精性肝硬化这个病因不够充分,因此考虑丙肝是导致肝硬化的主要原因,应安排进一步检查确认肝脏受损情况。直到Oyer医生问我原来是否有异常表现,我才想起:其实我肝功检查的2个指标略高于标准值已经有11年了,血小板数3年前就略低于标准值,但因为这3个指标没有偏离正常值太多,我从没在意,体检医生也从未关注。直到今天,美国医生根据轻微的异常检测值,在内镜检查的辅助下,终于查出我的肝脏已经严重受损,肝脏功能仅剩10% ----这意味着:二年内我需要肝移植!由丙肝引起的肝硬化导致肝内压力增高,血液开始往脾脏分流,血液在脾脏停留时间越长血中细胞解体越多(有研究显示,血液在脾脏内停留时间与血细胞解体量成正比),继而导致血小板计数降低。


同时,血液不能正常地通过肝脏回流心脏,就通过食管壁上的静脉回流,因此,在胃镜下可以清楚地看到食管壁上静脉的扩张。食管壁上静脉扩张很容易造成破裂而大出血,死亡率在50%。到肝脏功能只剩5%的时候会出现衰竭,估计再过2年我就必须换肝!


这突如其来的即将肝衰竭的诊断让我不知所措,心情立刻沉重下来: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思来想去:既然已经在医学科技最发达的国家,相信也只有他们才能帮我:因为回国也不一定有更好的方法。下一步该怎么办?Oyer医生建议我去他们的上级医院---宾州大学医院(Hospital of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肝移植科进行咨询。


陈医生说,宾大医院肝移植中心是美国最著名的医院。宾大(常春藤大学)的名气我来美国之前就已听说,预约挂号需要很长的时间,而我在美国逗留的时间不多,能顺利约见医生吗?Oyer医生给我们带来宽慰,他说宾大医院是他们的上级医院,可以直接转诊,不用等很长时间。他当即帮我联系宾大医院的移植科医生,说明天就可以过去找Maarouf医生。美国的首诊负责制度是值得我们国家学习的地方,可以避免国内患者大病小病都去大医院的现象发生,这次让我真的直接体验了一次!


这里还有一个细节,就是食管静脉曲张和胃炎的对症治疗:胃炎用药是奥美拉唑;食管静脉曲张则比较难办,有两种方法,一种是结扎手术,另一种是口服药物。由于不太喜欢手术,我选择的是口服药物,医生给我开的是普奈洛尔。对症治疗能有效预防大出血,将风险降到最低。


上级医院进一步检查-----重现希望
第三天(9月5日)早晨,陈医生陪我来到宾大医院肝移植科,直接找到Maarouf医生,从医生电脑上可以看到我在下级医院Lancaster的检查结果。医生先安排我做肝脏MRI检查,然后返回Maarouf医生办公室。经过综合分析,Maarouf医生说,我目前的肝硬化如果不加治疗任其发展为肝衰竭,肯定要进行肝移植;但现在还有一种不换肝的方法,就是丙肝的对症治疗。丙肝治疗一般都是通过静脉注射干扰素,但当时正有两种新药在FDA审批阶段,估计在12月就能通过FDA认证,在2014年1月就能在市场上买到。研究证实,一种新药联合一种干扰素治疗治愈率为70%;两种药物联合用药的治愈率则高达90%。而这两种新药都是口服药,需要服用3个月。

不采取治疗措施,两年后就要肝衰竭,然后肝移植。与其等两年,不如等到新药上市,再回美国买药。我想,只要能保住肝花再多的钱也值得,但等到必须肝移植的时候,花费可能会更多。如果没有来美国进行防癌筛查体检,我不会发现自己的肝病如此严重,如果没有遇到专业医生,我可能还会在肝移植或注射丙肝药物中徘徊不定。思前想后,我决定等3个月。

Maarouf医生提醒我: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一定要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戒烟戒酒。从刚确诊时的不知所措,到现在看到一线曙光,我的喜出望外可想而知。到现在我仍感谢Maarouf医生给我提供关键信息:他没有让我立刻盲目地投入治疗。选择正确的治疗方案而非盲目投入治疗才是至关重要的。


美国购药成功----生机重现

正如Maarouf医生的预期,2014年1月FDA批准治疗丙肝的两种口服新药:simeprevir和sofosbuvir上市。Maarouf医生在第一时间通知了美国的会诊中心,会诊中心立刻与我联系安排第二次专程赴美购药。我再次找到Maarouf医生,按他的处方在药店买到两种新药。服药治疗前我重新做了一次血液检查,作为基础值对日后服药的疗效进行评估。新药的服用时间是3个月,所以我从美国千里迢迢背回来一大包药。当然。两种刚上市的新药价格肯定不菲,大约花了18万美元。但我想,为了重获健康,花再多的钱也值得,健康远比金钱珍贵。


抗丙肝治疗与定期复查------再接再厉
当时正值中国春节,我从2014年2月才开始口服治疗药物,按医嘱连服12周,每两周复查一次丙肝病毒核酸定量和血常规,然后将每次的检查结果通过北京307医院的美国会诊中心发给美国Lancaster医院,便于美国医生随时掌握病情,随时指导用药。这里我要说明一下,美国实行的是首诊负责制,Lancaster医院和宾大医院是上下级关系,我的检测结果虽然定期发给Lancaster医院的Oyer医生,宾大医生在医院系统内也能看到,而且医生之间可以就治疗情况进行交流。

服药是自己能控制的事,但每两周去医院复查比较麻烦。在国内医院排队挂号、抽血、取结果等要等很长时间。而我工作比较忙,这真让我头疼。幸好北京的美国会诊中心就设在医院里,他们的工作人员帮我挂号、排队,我到医院后不用等待马上就能抽血,还不耽误工作。会诊中心工作人员帮我拿到检查结果,在发送美国的同时给我传一份。12周的时间里,共做了6次血液检查,1次B超,每次都由他们精心安排,为我节约了很多时间。我非常感谢他们贴心细致的服务。

在血检复查中,还有一个小插曲,就是参考值判定的问题。这是很多人可能会忽略的细节。某三甲医院丙肝病毒核酸定量的正常范围是<1000IU/ml,这一参考值范围比较大,可能导致很多假阴性结果的出现;后来转至国内的一家肝病专科医院,其参考值是<100;而在美国,这一数值为45。参考值越低,其准确性越高。服药的3个月里我进行了多次复查,检测值均处于正常范围。而ALT和AST的检测结果均在20-30之间(正常值范围是<40)。


但是,在3个月的用药期间检测值正常并不能说明丙肝就已经治愈,需要停药后再观察3个月,如果那时丙肝病毒核酸定量仍是正常,才能被真正定义为治愈。还是由美国医生来判定是否治愈吧!


赴美复查------成功治愈
服用抗丙肝药6个月后,即2014年10月,我再次经美国会诊中心的安排前往美国Lancaster医院接受复查,仍然是陈医生陪同。一年后重返这个医院,心情真的很忐忑:复查结果到底会怎样?虽然国内检查结果正常,在美国医院不一定了......Oyer主任接待我,安排抽血、超声。去年胃镜检查提示多发息肉,虽病理结果为良性,但这次来还需要再次接受胃镜检查。

我在不安中等待着,丙肝复查结果终于出来了,Oyer医生说:肝功能的两项重要指标恢复正常,ALT为18和AST为16。这两项重要指标在升高11年之后,经对症治疗已恢复正常!更可喜的是,经过3个月的治疗加6个月的观察,丙肝病毒定量结果是未检出,而血小板也从最开始的68上升到100左右。在Oyer医生宣布丙肝治愈消息的那一刻,我内心经历着难以言表的激动,紧紧地握住陈医生的手,并主动拥抱了Oyer医生。我又可以规划我的的生活和工作,规划未来了!


▌ 心得体会----敬业专精,雪中送炭

从最初赴美体检到发现丙肝,从来美国购药到现在的丙肝治愈,几经周折,终于获得好结果!对于人到中年的我,健康比什么都重要。18万药费再加赴美体检的费用不是小数,我也心疼,但只要能换回健康,花再多的钱也心甘情愿。如果没有在赴美体检中做到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我的病情很有可能继续因为自己的无知和医生的敷衍被延误,等到真正肝衰竭出现那一刻,我的花费何止于这个数目?风险又增加多少倍?重要的是我的事业和家庭,就被改变的面目全非、不敢想象了!


姑且不论中美之间医疗技术水平的差异,单是美国医生的敬业态度已经让我敬佩:是他们对疾病病因执着的探索和严密的逻辑推理能力,帮我真正认识到自己当时的健康状况。我感触最深的一点是:美国医生在治病过程中更关注病因,而不是简单草率提出对症治疗方案。

赴美体检不会给你一张“免病”金牌,但它会是你的一面镜子,全面,真实,清晰地了解自己当前的健康状况。古话说的好:不治已病治未病,可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做到这一点呢?


推荐阅读:

1、分子图谱检测将成为肿瘤治疗中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

2、美国远程会诊,一站式获取精准诊断

3、赴美就医,为你定制个体化的出国就医方案

上一条:【赴美就医经历】患者家属:在美国住院手术的经历

下一条:【分子图谱化疗案例】肿瘤分子学检测为患者避免治疗中的副作用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400 6939 700
  • 中国总部:
  • 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51号,国悦府,100036
  • 美国总部:
  • 809 N.Bethlehem Pike Building F-2nd Floor Unit,Spring House,Philadelphia,USA,PA19477-0297

CMAA

Copyright 2009-2017 大通福克斯美国会诊中心 京ICP备13034560号-2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络支持: 北京逗号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