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直肠癌患者指导下一步治疗方向

▌ 导语:

中国患者亲自赴美国就诊,由美国医学专家利用世界先进的医疗设备、诊疗技术和医学理念,为中国患者提供治疗。我们将根据赴美就医的客户的需求,在患者赴美诊治的全过程中提供全方位“一对一”的专业服务。




病例回顾

D先生 男性 60余岁,于2010年7月因大便带血半年余,初诊于北京某医院,行结肠检查,结果示:距肛门15cm有一管状环周狭窄性病变,表面结节、坏死,质脆易出血边界不清,管腔狭小,内镜不能通过。病理示:直肠近端高度可疑中-高分化腺癌,直肠远端管状腺瘤。2010年行直肠癌根治术。术中见肿瘤位于直肠上段,未见腹腔有明显转移灶。术后病理:(直肠)-结肠高分化腺癌,侵透肠壁全层达外周脂肪组织,两断端未见癌;淋巴结转移癌(肠系膜根部0/3,肠周1/16,结肠腺管状瘤2枚)。


● 2010年8月,复查肺部CT:双肺多发微小淋巴结节,右肺门及纵膈淋巴结肿大。自2010年8月至2011年6月,行希罗达联合乐沙定化疗8个周期。

● 2011年4月,胸部CT示:右肺下叶背段、左肺上叶内新见多发小结节,考虑为转移瘤。

● 2011年6月,胸部CT示双肺多发结节增大,增多,考虑肺转移。自2011年7月至2012年2月,患者行FOLFIRI方案同时,采用左肺2结节伽马刀治疗。

● 2013年4月,胸部CT复查示:双肺多发结节及肿块,较前明显增大,数目稍增多。

● 2013年5月出现头晕站立困难并伴有呕吐,行脑部CT示右侧小脑半球及左顶叶占位,怀疑转移瘤。转诊住院于某肿瘤专科医院放疗科,行脑部MRI检查示:脑内多发转移瘤。给予进行全脑放疗,同时口服替吉奥。为了寻找有效药物,要求美国肿瘤分子检测会诊。


美国肿瘤专家临床指导建议:

患者的CARIS分子检测分析显示,多种药物都不能有效地用于该名患者。本次检测的关键发现是KRAS呈现病理型变异,提示西妥昔单抗治疗无效。阿柏西普(Aflibercept)尚未用于该名患者,但是由于目前还没有明确的生物标志物用于检测其活性,所以本次检测并不能确定其相关有效性。根据患者的临床病史,可参考使用此药。PIK3CA变异,结果为意义不明的变异体。虽然并不能提示阿司匹林治疗一定有效或无效,但如果患者没有其他禁忌症,值得考虑此药。根据TOPO2A和PGP的边缘性升高结果,关于蒽环类药物治疗的临床获益的依据并不太充足,我对其治疗效果并不是很乐观。令人遗憾的是,针对该名患者,很少有明确有效的靶向药物。


美国肿瘤分子检测的作用:
● 提示了患者肿瘤的基因类型,定量分析各种生物标志物,显示异常的基因变异;
● 提供临床受益药物和缺乏临床受益药物的依据,为临床医生的治疗方案提供了循证依据;

● 美国专家根据检测结果结合临床,提示患者目前不适宜采用抗肿瘤药物治疗及靶向治疗,建议姑息治疗,以改善生存质量。


推荐阅读:

1、Caris生命科学公司

2、美国顶尖医疗体系加入Caris生命科学网络,以求改善肿瘤治疗格

3、原来这些疾病都适合质子治疗!(附适应症名录)

上一条:【结肠癌治疗案例】为晚期结肠癌患者明确治疗路径与预期

下一条:【食道癌和肾癌】明确患者已临床痊愈并提出有效的监测方法

首页
向上 电话 联系